學術新知 Press

抗憂鬱劑對人類海馬迴細胞發炎反應的調節
Antidepressant Compounds Can Be Both Pro- and Anti-Inflammatory in Human Hippocampal Cells

近幾年來大家對於發炎反應與憂鬱症的發病機製和預後有越來越多的認識,使得大家重新關注抗憂鬱劑對於免疫調節的作用。


過去研究大多採用人類的血液樣本或是動物實驗,鮮少以體外細胞實驗的方式進行研究。這篇研究以人類海馬迴前趨細胞(HPC03A/07)作為模型,以IL- 1β誘導讓細胞暴露於發炎環境,增加了一系列由細胞產生的細胞激素和趨化因子,其中包括IL- 6會隨IL- 1β的劑量上升而增加,也會隨暴露的時間增加而增加水平。


這項研究中探討四種單胺的抗憂鬱劑(venlafaxine, sertraline, moclobemide, and agomelatine)和兩種多單元不飽和脂肪酸(n-3 PUFAs; eicosapentanoic acid [EPA] and docosahexanoic acid [DHA])與發炎反應的關係,結果顯示venlafaxine 會降低 IL-6,並且有降低 IL-8 和 IP-10的趨勢, EPA會降低 IL-6、IL-15、IL-1RA與 IP-10的水平,這些作用與下降的NF-kB活性有相關。意料之外的是,sertraline和DHA確顯示出pro-inflammatory effects,with sertraline造成IFN-α 與IL-6 的上升,而DHA 增加IL-15、IL-1RA、IFN-α和IL-6,然而這些變化也相關於NF-kB活性下降,顯示出背後可能有不同的機制。Agomelatine 與 moclobemide則對於IL-6的產生並無造成影響。


這些觀察顯示出這些單胺抗憂鬱劑和多單元不飽和脂肪酸對於人類神經細胞免疫反應的過程中有特殊的調節效果。

文章整理: Senthil

原文連結: Link

 

Posted on 2016-04-27Share this:

loading calendar ...